慧语清凉

碎言碎语话感悟(之二)

  • 作者: 观自在生
  • 发布时间: 2014-01-25

1、“莫言炙手手可热,须臾火尽灰也灭。(唐.崔颢)”秦嬴政的例子,恰恰印证了这句话。秦始皇做梦都想把皇帝千秋万代地世袭下去,然未等秦二世的龙体把龙椅暖热,西楚霸王一把大火,便把煊赫一时的秦朝基业化为一堆土灰。世事翻覆,白云苍狗,变幻无常啊!懂得这,在你手握重权时,还敢再颐指气使称王称霸吗?

2、“纵使千年铁门限,终须一个土馒头。”南宋范成大的这句话,可谓一针见血!“铁门限”即铁门槛,指百年富贵人家、诗礼簪缨之族。尽管如此显赫,死后也只有一个土馒头做伴。这句话无意之中契合了明朝雪桥圆禅师阐述“墓中人”的那段话:不管达官黎庶,勿论富贵贫贱,百年之后,天公分给每人一黄土。从此,枯草凄凄,青茅冷冷,寒影疏疏,春秋不知。生前百样荣耀,千种热闹,万般繁华,皆化为泡影。佛家有一首《墓地诗》,更耐人寻味:

偶经贵公墓,凄凉心惨伤,

青山卧碑碣,黄土盖文章,

哭无骑马客,笑有牧牛郎,

意气兼功业,都归梦一场。

当年,威风凛凛骑着高头大马的贵公早已踪迹难寻,墓地上只见浑然不知的牧牛郎,墓中主人在世时那威赫赫的爵禄和那盖世的文章,均被黄土掩埋。显然,《墓地诗》的作者是要世人领悟生命的无常变化,努力找寻解决生死大事的根本途径。

说到“无常”,从古至今,天子朝臣,英雄枭雄,文人墨客,野老村妇,皆有感触。只不过有的感触之后懂得勘校言行修正后路,有的空发感慨依然故我罢了。曹操的“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是讲生灭无常;杜甫的“田园寥落干戈起,骨肉流离道路中”是讲聚散无常;李后主的“雕梁玉砌今犹在,只是朱颜改”是讲胜败无常;辛弃疾的“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是讲荣辱无常。曹雪芹就说得更明白了:“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是讲盛衰无常;“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是讲贫富无常;“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是讲富贵无常;“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是讲升沉无常;“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为何两鬓又成霜”是讲青春无常;“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是讲爱情无常;“正叹他人命不长,哪知自己归来丧”是讲生命无常。整个一部《红楼梦》,贯穿始终的,无非“无常”二字和“空空”要义。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一切法,无所有,毕竟空,不可得。”先圣所说世间真相,本来如此;正因如此,佛家才反复告诫世人:“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大德大智解释说:你在这“不可得”中强得,在这梦幻泡影里较真儿计较,在这虚妄里随波逐流造作恶业,这不是愚痴到极点了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