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报告

儒释道诸家为何都谈谦恭忍让?

  • 作者: 姬英芹讲述
  • 发布时间: 2014-01-24

儒释道耶回诸家不仅历来提倡谦恭待人忍让不争,而且还从天道赏谦罚骄的角度告诉世人,谦恭忍让将获得怎样的命运福果,骄傲自满妄自尊大的劣习将带来怎样的人生恶果。

先看佛家的说法——

《金刚经》:“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布施。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 

《法门经》:“乃能于彼诸众生所或遇嗔恚打掷骂辱讥毁之者。菩萨尔时悉能忍受。或为一切众生之所摧压。亦悉堪任。

《了凡四训》:“即命当荣显。常作落寞想。即时当顺利。常作拂逆想。即眼前足食。常作贫窭想。即人相爱敬。常作恐惧想。即家世望重。常作卑下想。即学问颇优。常作浅陋想。”“福有福始,祸有祸先,此心果谦,天必相之。”“吾辈处末世,勿以己之长而盖人,勿以己之善而形人,勿以己之多能而困人。收敛才智,若无若虚。见人过失,且涵容而掩覆之。”

佛家劝善书:“少年大病,最怕气高;曲己全人,人必全之;势极必衰,强梁必败,攀高必居下,傲慢必招损;自高者必将卑微,卑微者必将尊贵。”“再大的功德,抵不过一念骄心;强而骄者损其强,弱而骄者亟死亡。”“刚者必折,暴者必亡,烈者必灭,过者必减,这是自然规律带给人的启示。”“涓涓细流能经过千回百折流入大海,那是因为它甘处柔弱,懂得避让,知进知退。”

另外,佛家用“六和敬作为在家出家四众相处时的言行依止,“六和敬就是具体讲谦和、忍让与不争的。当代大德大智则无时无处不在对他的学生进行谦虚谨慎的教育,听听他老人家是怎么说的:

——世出世间真正得好处得大利益的,必是谦虚之人。

——你能谦虚一点就是善,就是德,这不需要花钱。

——做人一定要谦恭卑下,压抑自己,抬举别人,这样才能修善得善。谦恭卑下,前途一片光明。 

——“礼敬诸佛”,“诸佛”指一切众生(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你轻慢一个人,就是轻慢一尊佛。

——不是把众生“看做”未来诸佛,而是本来就是。对未来诸佛,怎能轻慢得罪? 

——“自赞毁他”,这在菩萨戒里是重戒,罪过很重。自赞是傲慢,属于根本烦恼之一。

——如果还有骄慢习气,你修得再好也不能往生。

——,能保持善果,否则虽积也保不住,也是枉然。善真正能保住,要靠谦——谦德之效。所以《金刚经》里讲布施修善,用忍辱来保持。不能忍辱,修积再多都落空,儒家的保持方法就是谦德。

——要修平等心,修谦下心,对一切人事物谦虚卑下。

佛家的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很能给人启示。善财童子打心眼里认定别人都是老师,只有自己一人是学生;别人都是佛菩萨,只有自己一人是凡夫,具备了这个谦虚的好品德,他才能诚心诚意地去参学。在他所参的五十三人里面,有智者有恶人有邪人有愚人,善财童子见到所有的人都礼敬,所不同的是,见到智者是既礼敬又赞叹,见到恶人邪人愚人是只礼敬不赞叹,见智者就视为自己的正面老师,见恶人邪人愚人就视为自己的反面老师。正因为他虚怀若谷,所以他的境界提升得非常快,五十三参一参完,他随即就开悟成佛了。还有佛家的《仁王经》,更是将菩萨五十一个阶位都用五种“忍”来标示。这就告诉你,人生要想有成就,就必须扩展心胸能忍人之所不能忍,如果妄自尊大目中无人,心浮气躁动不动就发火,那穷其一生也不会有任何成就。古往今来,世出世间一切圣人,不仅提倡谦恭忍让,而且自己身体力行,把谦恭忍让作到圆满极致。赵州禅师80岁时对别人说:七岁童子胜我者,我即请教他。从这里可以看出,大智大德谦恭到什么程度。

再看道家的教诲——

《太上感应篇》:“不彰人短,不炫己长。”

《道德经》:“吾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上士无争,下士好争。”

元始天尊告诫:“忍者身之,慎勿与人。一切,我以忍坐胜,不与群魔者自反戈,,忍者得安宁,魔无损,一切仙真,皆以忍辱故。”

《文昌帝君阴骘文》:“勿倚权势而辱善良,勿恃富豪而欺穷困。依本分而致谦恭,守规矩而遵法度。谐和宗族,解释冤怨。善人则亲近之,助德行于身心。恶人则远避之,杜灾殃于眉睫。”

《圣源觉真经》:“荣华富贵家,不可自夸华,骄傲多薄福,心仁福增加。”

《祖师炼性诀》:“急退步,习柔软,随着方圆就长短。为炼性,胜心免,人前逞强总不敢。凭他说,任他贬,好似凉水喝几碗。私一除,过便减,总要吃亏无天谴。名看轻,利看淡,及早回头上法船。”

《太微仙君功过格》:“恶语向师长尊亲为十过,向善人为八过,向平交为四过,向卑幼为一过。言约失信为一过,扬人恶事为一过,掩人善事为一过。” 

道家劝善书:“灭却心头火,点起智慧灯,常养平和气,任它八面风。”“克己让人非我弱,全心修道任他强;吃些亏来原无碍,退让三分也无妨。”“享用减几分为好,处世退一步为高。” “豪杰善忍真豪杰,英雄退步即神仙。”“财盛者人谋之,气盛者人治之,德盛者人伏之。”

除此之外,老子在《道德经》里还有两段非常重要的话,这两段话我们不能忽略,其一为: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这是老子赞赏水德的话。意思是说,水滋润万物利益万物而从不与他物有任何争夺,总是甘居众人都不愿意待的低处,默默无闻,汇流入海,所以水的道德是接近于大道的。那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水一利益万物就能接近道?这是因为皇天无私,而水善利万物的品德恰恰融合了皇天大道的无私之德。如果你能像水那样“善利万物而不争”,起心动念都为社会大众着想而不为自己的一己私利斤斤计较,同时又能谦恭居下甘站别人都不愿站的低处,那你也就差不多合道了。接着老子又说:“夫唯不争,故无尤。”恰恰因为水的这种谦恭居下、谦让不争、宽柔浑厚的性德,所以才能永离过愆和灾患,从而安然自处于天地之间。要是把这个现象反推,那就是做人骄蛮豪横、飞扬跋扈、时时居高枝、事事占便宜、处处压人一帽沿,此类人到一定时候,必定自招灾殃,这也是阴阳消长的规律。其二为:“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 溪是溪水,溪水向低处流,表示谦谦居下;谷是山谷,又称空谷,空谷虚无,有容乃大。把握住这个谦恭居下、虚怀若谷的人生大原则,就可以使自己“常德不离”“常德乃足”,就可以逐渐彰显我们朴实无华的本然真性。此处告诉我们,谦恭居下虚怀若谷,不仅仅是世间法里经营人生命运的需要,而且是出世间法里悟道、证道、得道的需要。

接着看儒家的说法——

尚书.大禹谟》:“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

《论语》: “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省也。”“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 “齿刚则折,舌柔则存。柔必胜刚,弱必胜强。好斗必伤,好勇必亡。百行之本,忍之为上。”“小不忍,则乱大谋。”

《易传》:“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无咎者,善补过也。”

《左传》:“一惭不忍,而终身惭乎。”

《晏子春秋》:“分(纷)争者不胜其祸,辞让者不失其福。”

《孟子.公孙丑》:“子路,人告之以有过,则喜。禹闻善言,则拜。大舜有(又)大焉,善与人同,舍己从人,乐取于人以为善。” 

《礼记.曲礼》:“敖(傲)不可长,欲不可从(纵),志不可满,乐不可极……

从儒家的这些经论我们就清楚一个事实,自古以来的圣贤之所以成为圣贤,首先就是具备谦恭居下的美德,《论语》里记载孔子“入太庙每事问”,这一是说明孔子走进太庙之后的虔诚、恭敬、肃穆的心态,二是说明孔子的谦虚好学、不耻下问的求是精神。另外,孔子在与他的弟子子贡谈到他的弟子颜回时说:“吾与女弗如也。”意思是说,我和你都不如颜回。老师亲口说自己不如学生,这样的话,没有极端谦逊的襟怀,是说不出来的。你看现在,有哪个老师肯说我不如某一位学生?所以我们读古典读到这些地方,都不要轻易地溜过去,而应该返观一下我们自己,想想我们是否具备古圣先贤的胸襟。

接着看《圣经》新旧约的论述——

《旧约》:“骄傲来,羞耻也来;谦逊人却有智慧。”“败坏之先,人心骄傲;尊荣以前,必有谦卑。”“不轻易发怒的,大有聪明;性情暴躁的,大显愚妄。”“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心里谦卑与穷乏人来往,强如将掳物与骄傲人同分。”“喜爱争竞的,是喜爱过犯;高立家门的,乃自取败坏。”“好气的人,挑启争端;暴怒的人,多多犯罪。人的高傲,必使他卑下;心里谦逊的,必得尊荣。”“怒斥与骄傲,能荡尽财富;傲慢人的家庭,必成为废墟。骄傲人的财产,也必如此荡尽。”“耶和华必拆毁骄傲人的家,却要立定寡妇的地界。”“凡心里骄傲的,为耶和华所憎恶,虽然连手,他必不免受罚。”“骄傲的开端,始于人背离上主, 始于人心远离自己的创造者,因为骄傲是一切罪恶的起源;固执于骄傲的人,散布可憎恶的事,有如雨点,最后必使他丧亡。为此上主降下奇灾异祸,把他们完全消灭。上主推翻傲慢君主的宝座,使谦逊的人坐上他们的宝座。上主拔除傲慢民族的根苗,在他们的地方,却培植谦虚的人。”“必有万军耶和华降罚的一个日子,要临到骄傲狂妄的,一切自高的都必降为卑。”“弃绝管教的,必致贫受辱;领受责备的,必得尊荣。”“敬畏耶和华心存谦卑,就得富有、尊荣、生命为赏赐。”“你要听劝教、受训诲,使你终久有智慧。”

《新约》:“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 神的儿子。”“爱弟兄,要彼此亲热;恭敬人,要彼此推让。”“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

接下来是《古兰经》的论述——

“你们的囤积和骄傲,对于你们毫无裨益。”“你不要为藐视众人而转脸,不要洋洋得意地在大地上行走。真主确是不喜爱一切傲慢者、矜夸者的。”“这是后世的住宅,我要用来报答那不愿傲慢也不愿堕落的人。善果只归敬畏的人。”

以上这些经论大致分为两个方面的意思,一是谦恭,二是忍让。现在先讲谦恭,从以上经论可以看出,不管是世间法还是出世间法,只要骄慢心不除,人生便不会有大成就。孔子说:“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意思是说一个人哪怕他有周公那样的才华,但如果他很骄傲,同时又很悭吝,那他的其他方面就不值一提了。佛家一向把骄慢与贪嗔痴相提并论,合起来叫“贪嗔痴慢”。佛家认为:一个人他修戒定慧时间再长,决心再大,但只要他骄慢暴躁的习气不改,那他最后的归宿都是阿修罗道,即魔鬼道。佛家的《了凡四训》里讲到这样一件事:一个道长遇上了一群赶考的书生,道长观察了这些人的言行举止后就说:这里边的某人能考中,其余都不行,后来发榜后果然如道长所料。那么道长是根据什么判断的呢?就是看到这些年轻人大都趾高气扬,只有一个后生谦恭和蔼,言行谨慎。在《新约》里,有这样一段描述:门徒问耶稣“天国里谁是最大的”,耶稣便把一个小孩叫过来,指着小孩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所以,凡自己谦卑像这小孩子的,他在天国里就是最大的。”耶稣的这个比喻很形象,我第一次读《圣经》读到这里,很自然地就想到了张良拾履的的故事。张良在刺秦失败后隐姓埋名混迹在平民百姓中间,有一天在桥上遇到一位穿戴打扮都很平常的老人,这位老人想把一部书传给他,于是便想先考验他一下。从哪方面考验呢?就从谦恭方面考验。这位老人把鞋故意甩到桥下,然后毫不客气地指使张良说:你下去给我捡上来。那张良是何等人物啊,在秦没有灭韩之前,他爷爷是韩国的三朝宰相,他父亲又继任两朝宰相,那是名副其实的贵族呀。就像现在国务院总理的儿子,他肯跑到桥下去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老百姓捡鞋吗?可是张良捡了,接着老人又不客气地说:给我穿上。张良又给老人穿上了。接着老人就对他说,有一部书要传给他,约好第二天早晨在桥上交接,结果张良去时老人先他一步到了,于是老人就认为他不谦虚没有恭敬心,要他三日后再来,实际上老人就是想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耐性,有没有虚心求学的精神。三日后张良一大早又去了,没想到老人又先他一步等在了那里,于是老人又不给他了,让他第二天再来。第二天张良半夜就跑到桥上等老人,老人这时才把书给了他。不知道这个事有没有虚构的成分,不管有没有,它所传达出来的道理无疑是“满招损,谦受益”。

《新约》还有一节经文,也是耶稣对门徒说的:“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这一节经文,应该让现在那些当官的好好悟悟。耶稣说谁为大谁就做用人,这就是说一个人让你做一个单位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的首领,那是让你去牺牲奉献的,是让你为社会大众服务的,可是现在的人一旦有了官位,他不是做用人而是做老爷,一面无休止地索取,一面骄蛮豪横地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这怎能不招致严重的天惩?天道赏谦罚骄,用道家的义理诠释,这也是一种阴阳际数的转变,就像一个翘翘板,支点在中间,你坐在这头,你的福报和命运坐在那头,你把自己这头升得越高,福报和命运那头就越低。如果你在这头能把自己那个骄慢气沉下去,为人处世谦恭卑下,待人接物甘愿谦让甘愿吃亏,言行举止处处低姿势,像五十三参的善财童子那样,把一切众生视为佛菩萨,只有自己一人是凡夫,那么翘翘板的这头自然下降,福报命运那一头自然升高。六十四卦里有一卦叫“地山谦”,卦象是大地坤土在上,高高艮山在下。其卦辞为:“亨,君子有终。”本来山应高耸在大地之上,可是现在富有实力的高山却甘居大地之下,可见是多么谦虚。既有真才实学又能做到如此谦恭,怎么能不亨通?在六十四卦里,其他六十三卦的卦词和爻词都有吉与不吉之说,只有谦卦的卦词和爻词,全部是吉利的,因此古德才说:“谦卦六爻皆吉,恕字终身可行。”谦卦所彰显的,即是“天道赏谦”的宇宙法则。如果用心注意一下我们的周围,就不难发现,生活中那些处处谦让遇事吃亏的人,在走过一段平凡的日子之后,路子就会越来越宽广,而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自大者,其人生命运的结局往往不太好,甚至灾患临身,就像西方宗教义理所认定的那样:上帝在降给谁灾难之前,必定先令他在自鸣得意中疯狂。

以上讲的是谦恭,现在再说说忍让。忍让在佛家又升了一格,叫忍辱;忍辱是佛家“六度”之一。佛家认为,一点嗔恨火,烧毁功德林,只有忍辱,才能把修持的功德保持住。《华严经》上说:“菩萨悉能忍受一切诸恶,于诸众生其心平等,无有动摇,是名羼提波罗蜜。”“羼提”翻译成汉语,就是“忍辱”。当代大德大智导学佛人说布施能修大福报,忍辱能成就大福报如果你只晓得布施而不能忍辱,你所修的福报一面修一面漏掉,很难成就。”早些年我第一次听到他老人家这一教诲时,确实感到有些意外,因为以前只是把忍辱视为一种修身养性的境界,并不晓得它能把自己修持的福报保存下来,更不晓得不愿忍辱的人会削减自己的福报。其实,观察我们周围不难发现,那些鸡肠小肚性格暴躁、动不动就发脾气的人,真的都是薄福之相,而佛门里那些修忍辱波罗密的人都是大福德相,有大福德相的人都能做到无辜加之而不怒。我第一次读《圣经》读到耶稣受难时的情形,心灵受到很大的震撼。耶稣在自己被钉上十字架时对上帝说:父啊!赦免他们吧,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耶稣的意思是说,把他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些人,不晓得他们自己所做的这一切是错误的。你看,自己马上就要被对方处死了,在这时却没有一点怨恨心,反而在上帝面前为残害自己的人求宽恕求赦免,这是什么胸怀呀!用佛家话说,这种胸怀是“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对世人悲悯到了极点。这个事情和释迦牟尼佛在因地修行时遇到的情况如出一辙。释迦牟尼佛有一世修忍辱,名为“忍辱仙人”,当时的国王是歌利王,这个歌利王非常暴戾,他看忍辱仙人不顺眼,就决意把他凌迟处死。凌迟就是用刀一刀一刀地把人割死,忍辱仙人不但毫无怨恨地接受了歌利王的凌迟,而且还感谢他。为什么感谢他呢?因为歌利王这种登峰造极的行为,使忍辱仙人所修的忍辱立即功德圆满了。在歌利王凌迟他的时候,他对歌利王说:等我修成佛了,我第一个先度你。果然,在他这一世投凡在印度修成佛时,第一个度的就是前世的歌利王,歌利王这一世是乔陈如尊者,现在乔陈如尊者可能早就修成佛了。佛家《法门经》里提到菩萨堪忍众生三种摧压,摧压于身摧压于语摧压于心摧压于身就是他打你虐待你折磨你;摧压于语就是他辱骂你诬蔑你诽谤你;摧压于心就是他用种种邪知邪见邪行来恼害你的心灵,试图给你带来无边的心灵苦恼。对这三种摧压,释迦牟尼佛教导菩萨们都要无怨无艾地去忍。在世俗人看来,天下事千难万难,忍辱实为第一难,而要作到无艾无怨地忍,可以说难上加难。要作到这一步,你必须真正明理,必须从义理上懂得只有这种无怨无艾的忍,才能使自己保持住往昔修持的功德和福报,才能快速提升自己修行的功果。这个道理是大智慧,这个智慧猛一听似乎很稀松平常,不就是个忍耐吗?还能有多大的学问?事实上,你要真正具足了这个智慧,那你今生肯定成佛有余,犹如释迦牟尼佛在《法门经》所言:“又如除毒之药。状虽至小。而能解除广大之毒。菩萨亦复如是。智慧之药。虽复至小。而能息除诸烦恼毒。”关于忍让,当代大德大智还解释说:“心不平,气不和,纵有福,这个福也不厚,厚福才能够载道。”

今天,全世界的教育出了大问题,全世界从上到下从没有人提忍让,而是公开提竞争。当代大德大智说得好:“竞争升级就是斗争,斗争升级就是战争。”这样人与人争下去,家庭与家庭争下去,团体与团体争下去,族群与族群争下去,哪里还有安宁的家园?哪里还能找到一块栖息身心的净土?然而令人悲哀的是,这种充斥着邪知邪见的竞争权术,不仅被各首脑人物奉为圭臬,而且堂而皇之地走进了孩子们的课堂。多年来,竞争的口号越喊越响,竞争的技巧越来越炉火纯青,所以当今天下的冲突才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犯罪率才越来越高,犯罪人才越来越低龄化。世界出了乱子,各国当权者又找不到病根,于是就依靠铁窗镣铐去解决问题,来个一抓了之。这种状况长期持续的结果是人心彻底变坏,道德长堤彻底垮塌;是从此失去蓝天白云,不见星光灿烂,连日月都蒙上一层灰尘,大地母亲更是遍体鳞伤,从里到外疮痍复疮痍。更可悲的是,如此惨痛的教训,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人们在一如既往地竞争中加重着这一悲剧的程度,那么不久的将来,天惩一定会突然降临在人类眼前。

因此,我们的传统文化才一向认为:谦恭是智慧,忍让是福祉,赞自毁他是痴人,易争易斗是愚顽。勿庸置疑,人类应该继承的是自己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精髓,而不是那些快烤快熟的微波炉式的功利主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