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昭彰

《说与苍生作证明》(节录)之一


                 出息篇

 

  甘受人欺,子女骤发,阴阳际数本如此。

欺人凌人,生败养蠢,阴阳际数亦如此

一、甘受人欺  子女骤发

1.爷娘受欺无人怜  天助三子皆遂愿

她来到这个世界上,卑微得连自己的名字都消失了,全村人谁都不知道她在娘家时姓什么叫什么,她有一个儿子叫“胖小”,多年来人们就管她叫“小他妈”。

小他爹30多岁就去世了。在当时全国人连温饱都不能保证的年代里,小她妈一个寡妇拉扯四个孩子,日子的艰难可想而知。但是令小他妈感到最难熬的,还不在于吃不饱穿不暖,而是来自小叔子的欺负。

小叔子叫齐夏得,当时是村干部。齐夏得一向对哥哥一家冷酷无情,哥哥去世后,嫂嫂和侄儿侄女便成了他的出气筒。平日里,尽管嫂嫂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可他还是对嫂嫂张口就骂抬手就打,而且还总是在众人面前羞辱嫂嫂,故意令嫂嫂难堪。

对于小叔子的蛮横欺压,小他妈只有逆来顺受的份儿,连解释一句都不敢,实在忍不下去了,就去丈夫坟前哭一场,甚至有时连向死者哭诉的权力也会被剥夺,一旦齐夏得知道了,往往就是一顿臭骂。

弟兄们分家,小他妈分得的房屋和宅基地都是最少最差的,可是小他妈从来没说过一句怨言。

小他妈共有三儿一女,四个孩子没一个读书识字的,在生活最艰难的日子里,小他妈只好将大儿子送人。齐夏得曾恶狠狠地对嫂嫂说:你还是省下点眼泪等以后再流吧,你这三个儿子是铁定要打光棍了,以后有你哭鼻子的时候。

果报:

小他妈的三个儿子虽然不识字,可都很忠厚老实肯吃苦。在一次全县范围内的开掘河道的协作中,二儿子和三儿子经常在完成自己的任务后无偿帮助那些年长体弱者。待开掘工作结束表彰先进时,县里奖励二儿子和三儿子十五个白面包子。在当时那种连过年都很难吃上一个白面馒头的艰苦条件下,十五个白面包子足可以称得上特等奖了,可这两个憨厚的儿子一口也没尝,除了给母亲留下一些外,剩下的随即分给了工地上两个累病的年长者。此事被县里一个领工的负责人知道了,认为这弟兄二人忠诚可靠,随即决定招收兄弟二人为县粮食局的粮库管理员。在此之前,两任管理员都因监守自盗被开除。两个儿子也很争气,一边工作一边扫盲,几乎年年被评为模范。不久,已经送人的大儿子被部队的一个篮球队看中,作为“特招”入伍。两年后,当大儿子穿着新军衣扎着武装带神气十足地回来看望生母时,小他妈抱住儿子激动得只有流泪的份了。这一次,三个儿子聚在一起商量,一定要让母亲过一个幸福安宁的晚年。接着,小他妈被儿子接到了县城,过上了有生以来的好日子,而当年欺负嫂嫂的齐夏得50岁就得了肺气肿,经常憋得嘴脸发紫,又没钱医治,只有干熬着。齐夏得只有一个儿子,其子幼时就被娇惯得不成样子,成家后连齐夏得的门都不进,孝顺就更谈不上了。儿子指不住,齐夏得有时不得不厚着脸皮向嫂嫂说好话,求嫂嫂在侄子面前说情,拿出点钱为他抓药治病。没过几年,齐夏得便怀着满腹的不情愿离开了人世。

诠释:

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俗言:恶是犁头善是泥,善人常被恶人欺,铁打犁头年年换,未见田中换新泥。这个民间老俗话,告诉世人一个大道理:善必寿考,恶必早亡。小他妈和齐夏得最后的结局,不恰恰印证了这一点吗?

有句俚语说得好:黄河尚有澄清日,活人岂无转运时?时下里有权势,处处欺负人家的上一代,那上苍就一定要让人家的下一代出人头地。早年欺负人,晚年不如人,阴阳际数此消彼长,可惜很多人不懂此理。齐夏得李夏得王夏得们,但愿能对此三思。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