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昭彰

《说与苍生作证明》(节录)之三——事项

二、欺人凌人  生败养蠢

1爷娘心术坏尽 儿孙顿入祸门

这一章将详细介绍蒋方铃的造作及其所承受的恶果。在前面的章节里,虽然已经大致介绍了蒋方铃的品质,但那只是作为介绍关茵娣受欺负时的一个背景来交代的,不可能全方位地映现蒋方铃的真实面貌。为了让世人更清楚更感性地看到人有多大恶行便受多大恶报这一客观事实,本章有必要再作一次交代。 

蒋方铃是一个极会耍手腕而又庸俗不堪的人。平日里在单位,议长论短,说好道歹,拨是弄非,憎酸恶甜,刁歪邪毒,弄权行奸。在她当政期间,严重违反财务制度,撇开财务人员另立账本。另立的这套账本,她自己既当出纳又当会计同时又当采买,单位购物,一概由她一人经手,既是采购者,又是签字报销者。此人为单位办事,很多时候都不开正规发票,只入账一个收据,即便是一张可以随便填写的收据,上面也经常不开购物的单价数量而只写一个总款数。到外地出一次差,回来后光白条就打好几万。据她的一位男同事介绍,经她的手给杂志印刷的广告宣传彩页,有时能比市面正常价格贵五六倍,这多出的大头儿,印刷厂作为回扣“顺理成章”便流进了蒋方铃的腰包。更为恶劣的是,蒋方铃为掩人耳目,居然很多次在收据和白条的经手人一栏里,偷偷填上杂志社其它职工的名字。此举一旦被这些职工发现提出质疑,蒋方铃便会恼羞成怒,马上使出看家本事:随即跑到与她同穿一条连裆裤的头头家里,对提意见者倒打一耙,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栽赃陷害诬蔑诽谤,编造煞有其事的流言蜚语,捏造生动形象的故事情节,直到顶头上司对提意见者恨得咬牙切齿为止。就像老百姓说的:“被告告一状,两告成一样。”你不是认定我鼠窃狗偷吗?那我就把你整得比鼠窃狗偷的人还不堪十倍;你不是视我为恶口臭嘴长舌头的乌鸦吗?那我就让你比乌鸦更黑更丑更令人讨厌;你不是自视清高的凤凰吗?那我就把你的毛全拔光,看你还有没有乌鸦和凤凰之分。此人还有一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绝招,那就是比泼妇还要凶恶十倍地掐着腰,不远不近地对着你的办公室门口,满嘴白沫汹涌澎湃地骂大街。你忍受不了要接腔吗?我又没提你名,你凭啥说我是骂你的?不吃辣椒心不发烧,你要是没举报过我,你接什么腔?你接腔就证明是你举报过我,你这叫自投罗网,那下一步我把你当活靶子打,你也就别喊冤叫屈了。你要是不敢接腔、不愿接腔或不屑于接腔,那对不起,你就没完没了地消受下去吧。

蒋方铃不仅歹毒刁蛮,而且庸俗不堪。多年来恶作恶为的一次次得逞,在她的潜意识里早已形成一个定论——假话重复一百遍便成为真理。平日里哪怕听人说一句玩笑话,也会登时邪念顿起,顺着那句话将故事以假当真地编开去。有题便借题发挥,没题凭空捏造出一题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一见窟窿就下蛆,没有窟窿挖个窟窿也要下蛆;你有针大的洞,她就给你刮碗大的风,没有洞,她戳个洞也要掀起八级台风。平时不扬人短处不说话,不嚼人是非不开口。有人曾形象地形容说:她那舌头比钢鞭还厉害,一会儿不去搅和人家的是非,就觉得时光难熬,能在口腔里安静一会儿,就生怕憋成喉癌。人类自古就有“得饶人处且饶人”的说法,可她却是“得整人处且整人”,“难整人处仍整人”,到实在无法整人时,也得骂半天大街过过瘾。有职工在背后称她为“女巫”“恶魔”,也有人称她为“无性人”——自己把自己作践得裙子套着裤子,说男不像男,说女不像女。

蒋方铃那极具攻击型的性格还表现在她的四处撒网八方使坏。说来令人难以置信,被她整得莫名其妙昏头转向的,还有那些远在异地与她风马牛不相及的部队干部。这些部队干部与她从来没有同过学共过事见过面,更谈不上招惹她,但只要她听说了人家的一丁点小道消息,不管是真是假,便四处打听人家部队的地址,直至把一封又一封诬蔑诽谤、足以毁人前程的告状信寄到部队首长手里。当他们中的某些人欲转业回到地方联系接收单位时,蒋方铃听说后又先法治人,提前把栽赃陷害诬蔑诽谤的信件寄到转业安置办公室。当这一切都实实在在地发生着加剧着、且受害人的命运也因此实实在在地受着影响时,受害人还懵懵懂懂如坠十里雾中,做梦也想不到竟然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害了他,而蒋方铃在做着这一切时,也实在想不出自己到底与对方有什么过节,这也只能用 “习惯” 二字来解释她的行为——她有整人的恶习、整人的欲望、整人的爱好和兴趣,不按照自己的习惯去做,她心里会感到郁闷和失落,而一旦选中目标,便会不择一切手段把对方推进深谷,最后不忘再压上一块巨石。据蒋方玲的一位同事介绍,蒋方玲曾不无得意地向他炫耀说,自她高中毕业以来所遇到的对手,没有一个斗过她的,小到生产队长,大到县长书记、主任部长,只要与她较量,没有不节节败退的。杂志社一位被她整得欲哭无泪的老干部曾感叹地说:看她那气势,就是江青来了,也得让她三分。

另外,过河拆桥转脸无情以怨报德也是蒋方铃性格特征里一个刺眼的凸现点,即便你对她恩深似海,只要稍不如意,她就会毫不犹豫毫不手软地背后通你一枪,暗里踹你一脚,并把属于她自己脸上的黑灰抠下来抹向你的后背。在她从县城调到省城这个杂志社之后,杂志社一把手对她信任有加,不几年便把她从一个普通职员提到二把手的位置,而当她占据这个位置不久,便把一把手视为绊脚石。在一把手退休又被单位反聘过来之后,蒋方玲气得几乎不想再搭理昔日的恩人。在她看来,一把手应该知趣地把位置让给她,不应该再接受反聘继续上班。为了尽快达到目的,不但经常在背后给一把手使绊子,而且故意当着全体员工的面让一把手难堪,有一次居然把她那整人的心机用在了一把手身上,在一把手遇到了麻烦需要她帮忙解围的时候,她却在这关键时刻卒不及防地反手倒打一耙,毫不留情地朝一把手的“软肋”处捅了一刀,把一把手痛心得当天就犯了心脏病。一把手犯病之后,蒋方玲又昧着良心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张着大嘴呲着大牙一箭双雕地四处散布:因为杂志社有一群恶狗到处举报告状,一把手气得心脏病犯了。就在一把手生命垂危需立马送医院之际,她作为抓行政管车辆的负责人,却故意磨磨蹭蹭不派车,更不派杂志社职工跟随料理。这般场景,与她还没有当上二把手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时候,她需要一把手的栽培提拔,一把手有病,她不但跑前跑后亲自效劳,而且把一把手家的保姆费都自作主张签字报销了;而眼下,栽培提拔她的一把手生命垂危,蒋方玲不但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热情,而且还居心叵测落井下石。两下一比较,大家再次清楚地看到:蒋方玲的品质已击穿了做人的底线!在此之前,杂志社就有人在背后称她“白眼狼”,通过这件事,杂志社职工说她还不如狼。更具讽刺意味的是,蒋方铃在感到自己的处境有危机时,又反过来向关茵娣讨好,竟然说她以前那样对待关茵娣都是别人挑拨的。这件事再一次暴露出她的人品,证明这是一个为了保全自己随时随地都准备出卖朋友出卖友情的人。

在一年一度的单位负责人考核中,此人连年不合格,职工谁也不愿投她的票。按说,她早就应该返观自省了,但遗憾的是她不但从不省察自己,而且还总想在年终评先选优时抢占一个席位,如果哪位职工被她猜疑或认定没投她的票,那这个职工就算倒了血霉,当面背后,明里暗里,打击排挤,造谣诬蔑,无所不用其极。有时干脆径直跑到人家跟前兴师问罪:“你为啥不投我的合格票?”更有甚者,居然还在办公室大声威胁:谁敢再跟我糙,我就把他的奖金扣得一分不剩,不信就试试。可见此人没有廉耻到何等程度,狂妄猖獗到何等程度。

关于蒋方铃的介绍,也只能到此为止。如此叙述她过去的行为,只不过想尽量反映整个事情的真实状况。尽管介绍她的文字看起来挺形象,其实还远远未能如实反映此人当年肆意造作的真实面貌。曾经的事实,比上述介绍的更甚数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