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昭彰

《说与苍生作证明》(节录)之四——事项、果报

爷娘独吞满盆 儿孙嚼尽菜根


    孔易琴曾是某杂志社的总编,当年一走上领导岗位,旋即便把手中的权柄变成了搂钱的耙子,与亲戚、家人、同学以及印刷厂厂长、广告公司老板联合起来,贪黑钱,吃回扣,截留巨额公款,暗中领取双份工资,短短几年便捞得钵满盆满,那种贪婪相,给人一种即便把天下的银行都装进裤兜也未必能填满欲壑的感觉。杂志社职工曾这样生动地形容她的利令智昏:如果在她的脚下放一堆钱,在钱的上方插一把尖刀,她会只看见钱而看不见刀;在她的眼前放一把刀,在刀的上面抹一层蜜,她会只顾舔蜜而不顾受伤。由于贪得无厌欲壑难填,刚上台一年多,便惹得群众意见纷纷,可她不但不总结教训勒马于悬崖,反而对提意见者打击报复穿小鞋,为给自己的吃黑贪赃行为扫清道路,居然在全体会议上威胁群众:以后谁也不许再告状,谁告状就开除谁!

    孔易琴说到做到,果然很快就把杂志社群众分成三六九等,凡不分青红皂白地保她护她且又时常为她吃黑贪赃开放绿灯者,她可以丧失一切原则把对方提拔起来,凡对单位财务混乱状况有看法者,孔易琴则采用种种手段打击报复,有的干脆撵回家不让上班。

    为了堵别人的嘴,孔易琴在对下威胁报复的同时,对上面的领导却极尽讨好巴结蒙蔽欺骗之能事,除了定期给头头们送礼之外,还经常采取搬着腿上树自己抬自己的手段,时不时地给自己捞个优秀党员或先进工作者什么的,以期躲在金字招牌后面,肆无忌惮地往腰包里搂黑钱。


果报:

    不久,孔易琴便被忍无可忍的八名杂志社职工联名举报到司法部门,司法部门经立案侦察,查出她在上台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便贪污很大一笔公款。从此,孔易琴开始了没有自由没有欢笑的灰色人生。这里有必要提及几句题外话:一位有慧眼的同修在孔易琴还没有上台当总编时偶尔见到了她,看见她以后有牢狱之苦,后代也有严重的内病外伤。果然,两年之后,孔易琴的女儿骑车行走在上学的路上,在无人碰他的情况下车子突然歪倒,此女恰巧头部着地,当场口吐鲜血,待救护车赶到时,已经人事不省了,后经全力抢救,虽然命保住了,头部却被严重挫伤。那位为她预测的同修,在两年前曾一度想度化她,欲为她讲解扭转命运的理论方法,但后来听说她对学佛不屑一顾,只好作罢。孔易琴入狱后,这位同修慨叹道:她所造作的恶业早已波及到她的后代,在她后代的运程里,还将发生两次几乎送命的灾难,将来很可能被单位除名,连温饱都难以维持。这又一次印证了民间歌谣里的几句话:

爷娘沾尽光,儿孙穷叮当。

       爷娘吃尽蜜糖,儿孙喝尽苦汤。

       爷娘独吞满盆,儿孙嚼尽菜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