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昭彰

《说与苍生作证明》(节录)之五——事项、果报

       爷娘黑道来往 儿孙花干家当

 

    王达峰曾是某高校的高才生,上大学的第二年便入了党,当了学生会干部,一毕业便被一家省级行政单位接收,赴任后备受单位信任和重视。然而,随着经济开放搞活,中国物质日盛,富者骤增,王达峰再也难耐寂寞,义无反顾地辞职做起了生意。辞职时父母反对,王达峰振振有词:我的好几个同学做生意都发了大财,我和人家同是一个天,同是一个地,同是一个太阳照,同是一个政府领导,别人能发,我为什么不能发?

    王达峰的一个同学在国外开公司,生意做得十分红火。王达峰巧舌如簧游说这位同学在国内开了一家分公司,自己也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分公司的经理。仗着同学对自己的信任,仗着路远水遥无人监督,王达峰一上来就放开胆子为所欲为,打着公司的名义做自己的买卖,钻窟窿打洞地把本该属于总公司的收入纳入自己私设的账号。后来,王达峰又嫌如此弄钱太慢太麻烦,干脆瞒着同学自己开起了酒楼,并利用各种借口让酒楼与分公司联姻,接着便大大方方名正言顺地把分公司的钱划进酒楼的账号。

    酒楼里卖的烧鸡,很多时候都是王达峰亲自开车到农村收购的病鸡。每次农村闹鸡瘟,都给王达峰提供了一个发财的好机会:用三四毛钱的成本便能购得一只即将瘟死的病鸡,有的死鸡浑身乌青被老百姓埋在了地下,也会被他扒出来,回去后往鸡身子里注射一支xxx水(此处不便写明,以免有人如法炮制,危害更多的食客),那发青的瘟鸡肉立马变得雪白。瘟鸡变烧鸡,几乎等于无本生意。当他的种种行为受到信佛的女友指责、认为他良心丧尽人格沦落继而提出与他分手时,王达峰恼羞成怒,终于撕破伪装供出了他的内心世界。他气急败坏地质问女友:“天底下有哪个人嫌钱咬手?良心看得见摸得着吗?良心能换来大米白面吗?人格又是个什么东西?人格能顶人民币花吗?你生病去医院动手术,人家会因为你良心好人格高尚而给你免手术费吗?在当今世界,你知道你的清高是一钱不值的吗?我下定决心,这辈子是要一俗到底了,良心多少钱一斤我没称过,烧鸡我可是一掂就知道斤两!”当女友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恳求他读一读《因果报应》这本书时,他一把抓过来把书扔进水池,不屑一顾地驳斥:“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因果报应,我的一个熟人,全靠坑蒙拐骗发财,可人家现在过得比谁都快活,家里的房子盖得像小皇宫似的,孩子老婆都好好的,那些恶神恶鬼为什么不惩罚他?还有社会上那些贪官,暗地里掠走公家多少银子,也没见谁家七灾八难的。这年头,不管黑道白道,挣到钱就能证明你自身有价值,就有人讨好巴结,挣不到钱连鬼都躲着你。这就是我看到的因果!”

    女友与他分手后,王达峰闪电般与酒楼的小会计举行了婚礼,用他的话说是为了刺激前女友。接下来,这门当户对的两口子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一时间,还真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富户。

    很快,国外的同学发现了他的蛛丝马迹,在电话里提出疑问,王达峰看事情就要败露,立即使出了毒招:拿出分公司一笔钱把会计出纳送到国外,其它人作鸟兽散,散前全部更换手机号码,让他的同学连个人影都找不到。他的同学委托律师到当地打官司,王达峰又雇用黑社会成员对律师威胁恐吓。在法院开庭之前,王达峰便从这个城市蒸发了,官司也只能不了了之。不久,他的同学在国外因病去世,顿觉轻松的王达峰随即便大模大样地回到原来的城市,继续着他罪恶的造作。这一来,王达峰更不信因果之说了。在他看来,他和妻子越活越滋润,而他的同学却怀着满腹的不情愿先一步离开了这个世界。

    两年后暮春的一天,王达峰的妻子临盆,头一天晚上,夫妻二人做了一个连每个细节都一模一样的梦:一个戴眼睛的男青年手握一卷册子,径直走进套间说:我要在你们家住下了。夫妻二人问:你要住多长时间?男青年回答:18年。说完便把册子压在了他们的枕头底下。第二天,王达峰的妻子剖腹产下一个七斤多重的男婴,夫妻二人高兴得不知怎么是好。望着怀中白白胖胖的婴儿,再联想起临盆前那个奇怪的梦,夫妻二人一致认定此为吉祥之兆。王达峰如此给自己解梦:那个男青年就是自己的儿子,戴眼睛寓意着儿子学业好,手握书卷寓意着儿子爱读书,在他们家住18年则象征儿子18岁那年考上大学离开家。如此一解梦,夫妻二人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果报:

    三年后正月十五,王达峰的儿子正在睡觉,忽然从窗外传来几声花炮的巨响,其子从熟睡中惊醒,吓得浑身颤抖。从此,其子得了失语症。

    王达峰四处寻找肇事者,每次都无功而返,只有自己掏钱给儿子治病。夫妻二人关了店门,领着儿子跑遍了当地有名的医院,后来又跑到北京治疗。然而令他们无奈的是,儿子不管采取何种治疗手段,一概不见效果。为了给儿子看病,生意耽搁了,钱也快花干了。哪知屋漏偏逢连阴雨,恰在此时,王达峰又得了个硬皮症,开始是手背上一小块,后来发展到两手两脚,连正常的行走都受到很大影响。王达峰心急火燎到处寻医问药,均不见效果。至此,灾难还远没有结束:一天,他的妻子在院子里晾衣服,不料被一根掉下来的枯树枝砸伤了左眼的眼球,不久便失明了。 

    接连出事之后,王达峰开始恐惧了,然而他却不懂得从自身找原因,只一个劲地埋怨老天爷与他过不去,埋怨邻居家加高楼层破坏了他们家的风水。接着,便到处找人看相算命批八字,调整家里的布局,抬高老坟的地基。结果折腾来折腾去,境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一天比一天糟糕。后来,又听说九华山有一人调整阴阳宅风水极灵验,王达峰便于绝望中抱着一线希望,立马赶往九华山。哪知在九华山没有碰上风水高人,反而遇上一位有慧眼的修行人。修行人告诉他:神医难治冤孽病,妙药不救因果身。你现在的儿子就是那个国外的同学转世,他塞到你们枕头下的那本书实际上是账本,他投生到你们家是来讨债的,这个债要讨到他18岁那年,并告诉了王达峰改造命运的理论方法。对方说得如此明白,换成悟性好的,定会立刻警觉起来,从此幡然悔悟,彻底修正自己的言行,争取早一天把命运转变过来。哪知王达峰听了之后,反而不屑一顾地斥之以荒唐,把因缘果报之规律视为无稽之谈。如此刚强难化,真不知身后还会有多少灾难在等着他!智者有两诗,恰如其分地道出了王达峰的命运——

一曰:

 你害他上无片瓦,他害你下无锥扎,

 一眼还一眼,一牙报一牙,

 试问灾祸谁造下,摸摸胸口问自家。

二曰:

      奸奸狡狡设套圈,套得对方切齿怨,

      冤死也不放过你,转世为子把你缠,

      不赌则病祸连祸,万贯家产因他干,

      早知因果无差错,何必当初设套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