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昭彰

《说与苍生作证明》 (节录)之六——事项、果报

爷娘欺诈于前 儿孙犯罪于后


刘利原是一家国有企业负责维修的蓝领,多年来,利用工作之便不知报销了多少维修车辆和调修机器的假发票,工资虽然不高,可早早地便在当地购买了三套新宅。他曾经向别人透露说:我这个岗位,又舒服又实惠,给我个区长都不换!

后来,公司人员调整,把他调到了另一岗位,这一来假条子报不成了。按说这属于从不正常的罪恶状态还原到了正常状态,强行减少了自己造恶业的机会,应该庆幸才是,可刘利原却觉得自己一下子从天堂跌进了地狱,简直无法生存了。每天上班唉声叹气牢骚满腹,一副愁肠九扭十八弯,全在如何捞钱上打转转。为了弥补岗位调整带来的损失,刘利原居然打起了父老乡亲的主意,经常向父老乡亲和基层干部吹嘘他所谓的关系网,并有鼻子有眼地描述他曾经怎样给省长开车,与省长的家人如何熟悉等。这样说的目的无非想让人托他办事,而一旦有人找上门来,不管对方要办的事难度有多大,刘利原都会一口应承下来,接着便报出办事的活动费用,根据对方经济实力,少则几千,多则数万,别管办成办不成,钱装进腰包再说。对那些有把握办成或已经办成的,刘利原中途还要再卖几次关子,故意拖延时日,为的是让对方再追加费用。对那些压根都没有把握办成的,也要一拖再拖,直到拖得无法再拖了,或对方找上门来了,刘利原才给对方摆出一大堆办不成的理由,然后再拿出一大堆假条子,说明事虽没办成,钱却花完了。一次,刘利原得知老家一位生意人的女儿想考某艺术学院,认为机不可失,便大包大揽此事,接着狮子大开口,一次索取活动费十六万。最后,事情当然不可能办成,可他却又推三阻四不愿退款。为了躲避对方,刘利原更换了手机号,请病假躲到外地,在人间“蒸发”了两个多月。对方忍无可忍,跑到刘利原家的老坟,掘开了刘利原父母的坟墓,把遗骨撒了一地。此事在乡亲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刘利原居然经常领着老婆孩子到寺院烧香磕头,祈求佛菩萨保佑一家平安,每次都念念有词,一副虔诚之极的样子,此乃让人笑也不是,叹也不是。

果报

    刘利原在欺诈别人的过程中,经常当着两个儿子的面与妻子商量应付别人的策略,两个儿子长期耳濡目染,渐觉人生本应如此。一次,上高中的大儿子向家里要钱买手机,刘利原没有给,大儿子便领着二儿子到街上拦路抢劫。结果大儿子被判了三年,二儿子虽因年幼被保释出来,但已无学校愿意收留,整日在家里惹是生非,把个刘利原气得血压陡增,浑身是病,连正常的班都难以上全。他多次流露出对生活的绝望,甚至生发自杀的念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