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昭彰

《说与苍生作证明》 (节录)之六——诠释(二)

笔者曾经赋诗告诫那些“无事忙”:

     见钱眼开即伸手,命里没有偏强求,

            操碎痴心南柯梦,只落得倦躯白头。

退一步说,靠不正当手段即便暂时能得到一些不义之财,那将来也会本利尽失,最后留给自己的,只有一身的罪业,而且招致天降逆子,让其耗财败家。恰似《因果文》所说:悖入终将悖出,害人到底害己。这说明,四柱有财,稍谋即至,命外强求,空惹祸灾。正如命理学家嘲讽和规劝的那样——

    世人都想改姓钱,朝朝暮暮眼望穿,

  登山涉水不顾命,恨不一夜堆成山。

    冷眼笑你痴迷汉,不知命运有前缘,

    今世富贵前世修,前世不修今世难。

    任你设下千条计,命里没有也枉然,

    纵使强得金满屋,报应来时全消散。

    争来夺去一场空,空留恶因结恶缘,

    恶果熟时无人替,自品自尝莫喊冤。

    哪如解开心千结,随缘度日不附攀,

    哪如止恶多行善,偷夺造化是真言!

 显然,要想把坏命运改造成好命运,首先得从“转心”开始,而“转心”又如何转?深刻领悟先圣先贤的教诲,不但从理论上更要从因果事实上认识到:“自私”的结果不是“自利”而是“自损”——损福禄,损健康,损寿命,损儿孙,最后一无所获。犹如一位当代大德所言:处处为自己的结果绝对是害自己,处处为众生的结果绝对是利自己。只有把“利”与“害”弄清了,才能把先圣先贤的教诲变成自己的自觉行动。

佛家常说:富贵学道难,贫穷布施难。以前,一提积德行善改变命运的话题,遇到像刘利原这样的众生就会抬杠说:我连小康人家都够不上,用什么积德行善?殊不知,积德行善并不是一定要你拿出多少钱,而主要看你处世待人能否心存善念,恰如《了凡四训》里那位道长所说:“善事阴功,皆由心造,长存此心,功德无量。”问题是你肯不肯时时处处生善心萌善念,肯不肯像当代大德讲的那样说好话行好事做好人。若肯,趋吉避凶,改变命运,断然由我!事实上,偷天机夺造化改变命运,并没有什么玄而又玄的东西,若一定说有什么秘诀,那就是四个字:无私忘我。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对于悟性好又愿意真修真干的人来说,就是念头一转的事,几分钟就能做到;若不然,穷其一生功夫,收效甚微。就像刘利原,经常带着全家到寺院烧香磕头发愿,然而他发的愿不是为众生谋利益,而是为自己升官发财,这样的愿力怎能结出转变命运的善果?就像当代大德所说:你在佛菩萨面前烧烧香,磕磕头,然后就与佛菩萨讲条件——你让我发一百万,我拿出一万供养你。这是把佛菩萨当成贪官污吏来贿赂,只有罪过,哪有功德!

据说,刘利原如此不择手段地捞钱,是因为受亲友影响,决心在生命终结前为两个儿子一人留一套宅院,再挣个七位数的存款。为此,他殚精竭虑愁肠辗转,心灵空间被这个远远超出个人能力的欲望挤压得几近变形,真是愚痴到了极点。天下做父母的,像刘利原这样朝朝暮暮为儿女苦心营计者,不计其数。市井有一段颇富哲理的顺口溜:儿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儿孙胜过我,留钱做什么。这说明,无论败家之子还是兴家之子,都没有必要为他们遗留财产。败家之子金如粪,兴家之子粪如金。败家之子,送他一座金山也很快挥霍一空,留钱越多越加重他的罪业;兴家之子,分文不留也自然会衣食无缺,留钱多了反而增加他的惰性。人言:一生快活皆庸福,万般艰辛出才俊。凡娇生惯养蜜糖罐里泡大的孩子,没有一个有出息的。

晋朝葛洪《抱朴子》云:“疏广散金,以除子孙之祸。”疏广为西汉宣帝时人,辞官还乡后把皇上赐给的金银全部接济了乡人,说这样做是为了消除子孙后代的灾祸。疏广认为,子孙无论贤愚,都不宜把财产留给他们——“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增其过。”疏广不愧为真正意义上的慈父,所思所言实为远见卓识。智者以为:雨泽过润,万物之灾也,情爱过分,子孙之灾也。历朝历代的明白人,都懂得并遵循一个古理:当为子孙修福,不当为子孙夺福。“严家规,正品行,积阴德,传智慧,乃修福之法也;掠财货,攀因缘,耍机心,买官爵,乃夺福之法也。修福者,福愈久愈绵长;夺福者,福短瞬而祸殃。”世间凡不愿做阴骘功夫而只一味地为子孙作富贵计者,十有十败。为人父母者,积财欲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囤屋欲遗子孙,子孙未必能住,只有将个个金钱化阴德于冥冥,才能庇佑子孙于千秋万代。

人云:国之祥祯,良将忠臣;家之祥祯,孝子贤孙。其不知,人到了晚年,有福不在财多,财多不是恒福;有福在于子孙贤,子孙贤方为清福。这个道理,连野老村妇都懂得。所以真正有智慧的父母,不求金玉满堂贯,只求儿孙个个贤。

儒释道诸家有一个共识:赠子家产万贯,不如教子一经一典。班固《汉书.韦贤传》也提到:“遗子黄金满籝,不如一经。”黄金白银瞬间可失,圣贤智慧入心,则终生受用不尽。大凡有远见的父母,都会及早让子孙接受圣贤智慧的熏陶,将圣贤智慧内化于心外践于行,如此,他们的人生前程,不管是经商还是务农,不管为官还是为民,都不会差到哪里去;即便命运受五行生克制化难免出现波浪形规律,那么不管暂时立于浪尖还是行至谷底,只要人生智慧具足,皆能随缘度日,从容面对。具备如此素养的儿女,才是真正让父母放心的儿女。

笔者行文之际,熟悉刘利原的同修打来电话说,最近,刘利原一直在与妻儿观看《了凡四训》的光盘,并下决心要像袁了凡那样知错改错,积德行善。《太上感应篇》教诲世人:“曾行恶事,后自改悔,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久久必获吉庆,所谓转祸为福也。“诸恶莫作,岁岁平安,众善奉行,年年如意。”但愿,这句吉言,能成为刘利原张利原王利原们未来命运的真实写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