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昭彰

《说与苍生作证明》 (节录)之七

爷娘愿人早死 儿孙死于人前

 

米尚云四十五岁那年离异,之后与一位教师组成了家庭。婚后不久,米尚云与前夫生的女儿便因经济诈骗罪被捕入狱,女婿作为同案也被牵连进去,两人留下一个三岁的女儿,只有交由米尚云这个外婆抚养。

与米尚云结合的这位教师善良厚道,待米尚云的外孙女如同己出,无论吃穿住用,都把最好的让给这个失去爹娘关爱的孩子。为让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教师找关系托人情,花了很大一笔钱才把孩子的户口转到省会。为给孩子买一架上好的钢琴,教师卖了自己收藏多年的文物。连米尚云都说,教师待这孩子,比亲外公还强出百倍。

    与教师相比,米尚云对前夫的女儿和外孙却是冰火两重天,教师的女儿别说常年在家住,就是周末带着孩子回来看望父亲,也从未得到过米尚云一个好脸色。其间有两年,教师的女儿因拆迁暂时搬到了父亲这里。这一来,米尚云怎么都容忍不下,每天做饭摔摔打打,饭一端上桌就故意找茬,有时干脆藉着自己的外孙女指桑骂槐。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米尚云听说哪儿有算命的就立马跑去找人家,一是算后夫的女儿何时能离开,二是算此女有无大灾大难。一次,一个算命人说此女命里好像有车祸,米尚云闻听,喜出望外,赶紧问:严重不严重?会不会死去?当对方说不会要命时,米尚云却下意识地发出一声长叹,显得异常失望。从此,后夫的女儿可能出车祸一事,就成了她最大的牵挂,好像人生有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在等着她。在她的内心深处,恨不得一觉醒来,后夫的女儿立刻离开人间才好。

     令人遗憾的是,米尚云在与后夫结婚前就皈依了佛门,经常与其他居士一起诵经念佛做佛事,还经常到寺院帮助洒水扫地做义工,其言其行都给人一种虔诚的佛门弟子的印象。真不知一个作为佛弟子的后母,在自己的外孙女受到后夫如此关怀的情况下,怎么就不能投桃报李、以平和的心态来对待对方的女儿与外孙呢?

果报:

     由米尚云代为抚养的这个外孙女,在上小学三年级那年,于一次下课时从楼上跑下来,不慎跌倒在楼梯上,当即大口吐血,送到医院已经咽气了。米尚云哭得手脚冰凉,脑子受到严重刺激,从此痴痴呆呆,连话都说不囫囵了。

诠释:

          当代大德教诲世人:“修行首先是不怨天,不尤人,看别人不顺眼,就是自己业障现前。”以信佛人自居的米尚云,如此对待后夫的女儿和外孙,所作所为除了破坏佛家形象之外,哪里还谈得上半点功德!

先圣先贤教诲我们,在佛门里面,学佛闻法最要紧的是“消归自性”,修行最要紧的是“转识成智”。简单说,“消归自性”即把佛菩萨的教诲切切实实地变成自己的自觉行动;“转识成智”即把世俗的认知转化为智慧的认知。学佛闻法修行,如果你真的能作到消归自性转识成智,那三藏十二部对你来说,就是废纸一堆。犹如大德所说:学佛闻法的目的是开悟,开悟了,就用不着再读经了,就像坐船过河,河过去了,船就不用再坐了。反之,如果你不能消归自性转识成智,不能放下“我执”和自私自利,那即便你把千经万论倒背如流,也无济于事,你平日里所做的诵经念佛等一切佛事活动,充其量也只能视其为“磨砖为镜,积雪为粮”的“依样画葫芦”,距离偷天机夺造化改变命运,差之远矣!

大德还教诲世人:学佛最低限度是改变命运,如果你学佛后命运没有改变,那你这个学佛是假的,只要真学,懂理论,懂方法,完全按照佛的教诲如理如法地去做,那你的命运一定能越变越好。如果你不明道理,不懂方法,不能除掉私心,不能作到“诸恶不作众善奉行”,只满足于在佛前点柱香磕磕头,初一十五到庙里拜拜,佛前供养点水果,以为这样命运就改变了,灾祸就消了,福报就来了,哪有这种道理!

《了凡四训》云:“过有千端,惟心所造。”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济公活佛(宋朝人,俗姓姓李,名李修缘,后出家,取法名道济)有一段话说得极好,他的话是从一首诗说起,诗曰: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你心头,人人有座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济公告诉世人:“这首诗决不是口头念念就可得道的,因口头离心头还有一段距离。诗中所说灵山,就是心头山,心头山是上天堂和下地狱之分叉路口,从现在的人道,你是往天道升,还是往地道降,就在此地分叉。天下众生修心问道不必远求,只可把心当成一面镜子来返观自照,看看自己本来面目,看看自己像好人还是坏人,摸摸良心是好心还是坏心,这一切都清楚了。”万善自心起,万恶也自心起,只有把心念彻底转变过来,才能在生命的历程中“消千灾于无形,遏百难于未萌。”

米尚云的教训,愿同修们谨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