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灵一胞

仁爱万物是儒释道诸家的核心义理

  • 作者: 来中土
  • 发布时间: 2013-12-22

中国人会花样翻新地吃肉,这是全世界都公认的。尤其近年来,在不少国人暴富的同时,所谓的“食文化”随之同步“繁荣”,“美食家”更是批量增加。随着“食文化”的“繁荣”和“美食家”的增多,我们已在晴天听不到鸟儿的啁啾,雨天听不到蛙们的歌唱,他们都成了餐桌上一道道美丽的风景,在人们刀叉匙筷的晃动中,那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着那个简单的进出口流程化成了植物的养料!在“美食家”馋涎欲滴的口水里,那一条条保护动物的法令变成了一堆堆废纸浆!今天这里 告急:某某物种已濒临绝迹!明天那里惊呼:某某物种已从地球上消失!然而惊呼归惊呼,告急归告急,自诩为“万物之灵”的人类除了人肉之外,依然什么都吃。   

多年来,遍布大街小巷的餐馆大都打出“野味”的招牌,绞尽脑汁朝新奇处鼓捣,那些用各种各样的动物做成的美味大餐,名目繁多,应有尽有。人们把如何做肉如何 吃肉当作学问研究,小至蝎子蜗牛水龟土蛇,大至猫肉猴脑熊掌鱼翅,一道道大菜不仅要求色香味俱全,而且讲究形神兼备。餐桌上比谁财大气粗,比谁公款花得潇 洒。据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介绍,1999年和2000年,动物保护协会曾在全国16个大都市和5个地区级城市进行过调查,调查的结果是46.2%的人都吃过野生动物!人们把餐桌当祭坛,在觥筹交错的陶醉中咀嚼着无尽的贪婪,大块朵颐之后总是振振有词:吃肾补肾,吃肝补肝,吃心补心。那么照此推理,吃尾巴补什么呢?

在人们对“非典”最恐慌的日子里,媒体曾向社会披露:“非典”病毒与果子狸身上的病毒有99%的同源性。一时间,棒杀果子狸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成都曾有人挖深坑将周边的果子狸统统活埋。有位专家随即发表自己的看法:目前还不能肯定“非典”病毒就是果子狸传染的,两者之间的同源性毕竟是99%而不是 100%,该病毒还需要一系列严格的科学验证才能找到源头。退一步说,即便二者有100%的同源性,那么果子狸身上的病毒怎么跑到了人的身上?据动物保护组织对全国23座城市动物园的6000名饲养员和包括果子狸在内的66000只动物的调查得知,没有一只动物携带“非典”病毒,没有一个饲养员感染“非典”,凡携带病毒的果子狸均为野生,而野生的果子狸本来属于保护动物,可人们却偏偏把它捉来当美味,有的餐馆还把果子狸与蛇放一起做成“龙虎斗”。且不说“非典”病毒是不是果子狸传染的,即便是,那责任也只能在人身上,果子狸何罪之有?如果我们在饕餮过“龙虎斗”之后再把罪责推到被我们害死的小动物身上,那我们就连“吃一堑长一智”的机会都错过了。“非典”肆虐,应该反省的首先是人类,应该管住的首先是人类的这张馋嘴,人类如果把明知不该吃的硬往自己这张馋嘴里塞,那以后还不知又有多少新病毒要冒出来,如果只为贪图一时口腹之快而完全不顾自身生存的环境,那么待吃到生态平衡完全被打破的那一天,恐怕那时人类连最起码的口腹之需都保不住了。据媒体透露,世界上大多数鱼翅都进口给了中国。世界保护动物组织的志士仁人1999年到中国考察时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人的富裕,难道就只能体现在吃猫肉吸猴脑上?中国人的健康,难道就寄托在熊掌鱼翅里?

自“非典”疫情发生以来,所有的餐馆都悄悄摘下了“野味”的牌子,撕掉了“野味”的菜单,人们进餐馆,也不再提“野味”二字了,这应该说是“非典”的一个“功劳”。然而,话又说回来,我们早就有了《动物保护法》,但为什么非要等到“非典”来夺命时才肯停止我们的错误行为呢?如果中止一个错误、遵守一条法规都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那我们是不是有点太一根筋了? 

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历来强调珍爱生灵尊重生命,“仁爱万物”便是儒释道诸家的核心义理之一。祖先早就告诫我们:人之行为,不符合道者道不佑,不符合德者德不助,不符合天者天不覆,不符合地者地不载,而道不佑、德不助、天不覆、地不载之人,别说谋取生活的幸福,恐怕就连起码的平安日子也难以为继。成书于战国时期的《吕览》,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曾经一针见血地警告世人:“众邪之所积,其祸无不致也”;“风雨不适,甘雨不降,霜雪不时,寒暑不当,阴阳失次,四季失序。”回头看看我们眼下所遭遇的灾难,不是被它不幸而言中了吗?瘟疫、禽流感、骤冷骤热、洪水干旱、沙尘肆虐、水土流失、山崩海啸,如此种种,皆因人性坠落纲纪失常道德沦丧之“众邪所积”导致的结果,皆为人类种下破坏生态平衡的恶因之后,得不到天覆地载道佑的佐证;而一旦天不覆了地不载了道不佑了,那摆在人类面前的就只有自取灭亡一条路了。

 

 

 

 

 

 

 



 

      

回到顶部